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組

《溪山琴況文集》—— 慎終追遠、民德歸厚

漢文化小百科 2019-06-20 02:02:29

?


?

?

? ? ?慎終追遠、民德歸厚
? ? 孔子曰,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云樂云,鐘鼓云乎戰。其時,是禮崩樂壞的春秋時代。朱子云,凡祭,主于盡愛敬之誠而已。其時已是一千多年后的南宋。無禮不成中國,無祭便無華夏。千年風云,捍衛中國的不僅是勇士的刀劍,慎終追遠的信仰堅守更奠定了華夏歷盡風雨日益深厚的文明。三大古國皆沒,大唐依舊繁華,誰知道華夏生生不息的秘密?我們是否還記得那個神秘的儀式—以禮為紙、以敬為筆,華夏的人民幾千年書寫著同一個問句:我們是誰,我們從哪里來,我們要到哪里去?
? ? 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祭禮在華夏文化中的地位。“祭”,《說文》解為“祭,祀也。以手持肉”段注氵E:“統言則祭祀不別也。從示手持肉此合三字會意也。”其甲骨文與金文皆忠實地記錄了遠古這一動作景象。“祀”《說文》曰:“祀,祭無已也”。段注:“析言則祭無已曰祀。從已而釋為無已,此如治曰亂,徂曰]存,終則有始之義也。”《釋名》:“殷曰1祀。祀,已也。新氣升,故氣已也。”《矛經·士章流》:“祀者,似也。似將見先人也。”祭與祀中都出現了“示”字,何為“示”?《說文》,“示,天垂象,見吉兇,所以示人也。從三垂,日月星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示,神事也。凡示之屬皆從示,”。有解,“二,古上字。左畫為日,右為月,中為星。畫縱者取其光下垂也。示,神事也,故凡宗廟社神祇皆從示《玉篇》“示者,語也。以事告人曰示也。”上天垂下日月星的光芒,以示人間形示可見,以手持肉奉于天地先人,使可溝通天人之界、得到神示與護佑。這就是華夏文化中“祭祀”二字最初的涵義。祭為動作之形,祀為動作之神,日月星光的神示是儀式在人們心中映出的景。這一祭就是幾千年,直到今天,冬至晨曦的微光中,北京天壇的屬丘頂上,還可以清晰地聽到日光運行的天聲,聽到天與人穿透千年的對話。
? ? 禮有五經,莫重于祭”,華夏歷史,是一部祭祀的歷史。以禮治國的中國,歷代奉若圭皋的至高政治禮典《周禮》開篇即云,“大宗伯之職,掌建邦之天神,人鬼、地示之禮,以佐王建保邦國如何掌天神、人鬼、地示之禮?《周禮》曰,“以吉禮事邦國之鬼神示”,吉,善也。吉禮即祭祀之禮。自此,祭禮在華夏五禮中取得了至高無上上的地位,歷代禮典、正史禮樂志無不依正粥周制將祭祀之吉禮列為首位,《左傳·成公十三年》“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祀有執播,戎有受康,神之大節也。”將祭祀爭并列,提到了關系邦國存亡的地位。《論語·述而》,“子之所慎:齊,戰、疾”齊即祭祀齋成,孔子對于祭是非常慎重的。《禮記》中明確以祭為題的就有三篇,曰“祭法、祭義、祭統”,并《郊特牲》等各篇,從各個角度闡述祭祀之禮的問題。
? ? 祭必華夏,華夏必祭。這是貫穿中國文明歷史的最重大的儀式
夫祭者,自中出,生于心也—遠離愛敬之誠的當代祭祀夫祭者,非物自外至者也。自中出生于心也。心怵而率之以禮,是故唯賢者能盡祭之。
? ? 而這一輸入法的版本時間是1999年。也就是說,僅僅在7年前,“祭祀”還不是一個熱詞,實際,“祭祀”多年來一直被等同于“封建迷信”,頂禮膜拜、封建禮教,近百年來,祭祀就是被拋棄被批判的對象。官方不會去祭“封建制度的維護者”,民間祭拜祖宗也始終受到“移風易俗”的壓力。世事就是這樣詭異,似乎在一夜之間,祭祀一詞的熱度急刷飆升,“公祭”成了熱門的玩意往昔的敝履成了燦燦的念靴,被各路官員們穿著輕快地踩在各場公祭的紅毯上,身著西裝掛著經帶的祭官屁股對著先租,禮炮響過之后,便開始誦讀千篇一律的祭文。禮儀之邦早已不在了,但是文化起的口號下,盛世緊華的物質支撐下,軀殼似乎更加鮮亮。有人說,現在中國的公祭比人文先祖還多。的確,有祖宗要祭,沒有祖宗找個祖宗也要祭,祭祀成了秀場,祖先成了道具,年復一年地被子孫們扯者湖子玩著時髦的文化游戲。此為公祭,私祭也不樂觀。不言其它,只看被稱為華夏第一大祭日的寒食清明節民間的祭祀亂象便知一二,華夏祭祀歷來官民并舉,綿延不綴,民間本來深通祭禮之義。很遺憾,兒世紀的文明滄落,百余年的自我排殘,已經使民間與禮樂生出厚厚的隔膜。不知祭,不知如何祭,不知祭誰,不知為何而祭,祭義于民向的斷裂,是華夏禮樂文明最徹底的流失和淪陷。先夏先賢們反復向后人提示著祭祀的意義。《祭統》說,所謂祭禮,不是外物迫使人那樣做而是發自人的內心。《谷梁傳·成公十七年》,“祭者,薦其時也,薦其敬也,薦其美也,非享味也。"《左傳》說,“潤溪沼沚之毛,筆繁蘊藻之菜。可薦於鬼神,可羞於王公”,《禮運》鄭玄注:“物雖質略,有齊敬之心,則可以薦羞於鬼神,鬼神饗德不饗味也,”朱子在《家禮》中說,“凡祭,主于盡愛敬之誠而已”。祭祀看起來復雜,其實非常簡單。祭者,唯“愛、思、敬、誠”四字而已。心中有愛、有思、有敬,奉禮以盡愛敬之誠。《禮器》說,“割刀之用,鸞刀之貴,反本修古,不忘其初也。”有了鋒利的割刀,祭祀時為什么還要用古老的鸞刀?是為憔終追遠、不忘先人的生存狀態沿用古老的儀式,奉獻樸素的祭品,以禮為紙,以敬為筆,以心為硯,以誠為墨,祭祀是示敬是感懷,是追憶—我們是誰,我們從哪里米,我們要到哪里去?
? ? 為何要焚柴于天?為何要祭酒于地?為何要奉上三牲之俎、八簋之實?為何要薦獻水草之菹、陸產之隘?受祭者己逝,井不可能享受祭祀之物,然面為什么華夏文化千年執著于這樣的儀式?這是熱衷于祭祀而茫然不知祭之本義的我們最需要思考的問題。

?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組@2017
法兰西风情试玩 21点游戏下载中文版 今天的足球即时比分 福彩电子投注 现金龙虎平台 加拿大计划 牛牛看牌抢庄有漏洞吗 362娱乐 北京pk10现场视频直播 北京pk10中奖规则 双色球怎样投注更容易中奖 双人斗地主二人斗地主玩法 40胜率赢钱注码法 2018棋牌游戏斗地主 500娱乐登录 360足球直播 pk10走势技巧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