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組

十八般武藝——帝都打拼全實記錄

婷雨閣 2019-06-26 02:09:04

那天突然下起了雪,三月初的時日,已是南方的早春,卻在這北方飄起了鵝毛般的大雪。戴著口罩,把腦袋縮進布兜般的羽絨服帽子里,衣兜里揣著早上吃剩下的半個梅干菜包子,一邊沿著天壇南里一溜低矮的黑黝黝的三層待拆遷房子的山墻下走著,一邊聽鏈家銷售小哥講解:這一帶都是天壇醫院的職工,晚上有燈的,不會黑的,離公交站也近,上班也算方便吧。。說著說著銷售小哥也不說話 ,只有頭上不斷飄下的雪花和夾道里灌進的冷風,吹散了小哥連自己也不相信的話。

等饒了五百米左右,爬上一棟門前有著一沿低矮黑沉瓦片都不齊全的圍墻,等著房東過來看了房子,默默地在80年代裝修簡陋的屋子里轉了兩圈,彼此都沒有說話。

與氣質淡雅,溫和有禮的房東阿姨道別后,我們又回到了天壇醫院門口那一座有些年頭的城門下,像個老北京人,把手揣進兜里,口氣呼著熱氣。我手里捏到兜里的包子想:中午還可以先墊一下肚子。

我曾經見過時尚、繁靡的三里屯,也夜游過莊嚴肅穆的長安街,那里燈火長明,歲月無憂;我曾經步徙于夏夜的后海,幽幽地水面倒映著燈紅酒綠的霓虹,讓人總有一瞬間產生恍惚;我曾經去過人民大會堂東邊的國家大劇院,裝模作樣的看過幾場音樂劇。而現在我躲在頹傾的斷壁殘垣下,瞇著眼看著天空簌簌而下的雪花。北京,這是一座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的城市。

連續花了兩個禮拜,走了不下五萬步,看了四五間房子,見到電線和水管還裸露在墻外的頂層房,面談過臉上始終帶著鄙夷神色的房東。終于在要被學校趕出去的前一個禮拜,找到了一個各方面還達標的房間,內心竟是歡天喜地。

等拖著幾個箱子從學校公寓的電梯間殺出一條血路,連拖帶拽把身上為數不多的家什搬上了車,再到面臨一間不到8平的房子,內心構想自己和它的未來,這一切還是如人意的。卻不承望一屁股坐在床上,只聽咯噔一聲,床沿塌了。

好吧,那就動手把床搬出去,再把床肚子里藏著掖著墊在里面的磚頭掏出來,沒關系,至少我還有房東阿姨從二手市場買回來的床。可是這二手床軟的讓我懷疑人生,可能天生就是睡木板床的命。第二天,去家具城樓上樓下逛了三圈,也沒見到爸爸說的幾百塊就能買到的木板床,舔著臉問老板有沒有幾百塊的木板床,老板說:啊,木板床沒有,你是不是要那種幾百塊的鐵床給裝修工人睡的。啊,是的,只有這種是嗎?可能臉上還是淡定的,笑著離開了詢問的柜臺。

當然,也木有關系啦,至少還有某東可以解決問題。于是站在租的房外,在某東上訂單了自己構想美好新生活所需的寶貝,然后看著信號一路從4G降到2G一格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什么,你給我打電話了?我沒收到呀?”

“哎呀,我沒有不想和你聊天,我這網是2G一格呀。”

可能十多年都沒有經歷的信息邊緣人,這段日子又徹徹底底讓我經歷了一番,可我至少還是某動的人呀,這可如何是好。

沒網就沒網吧,至少能安心假裝讀會兒書。“嘣”一個不留神,拉電燈的力道太大了,燈泡就這樣炸了,炸了,了。。。。

鎮定了三秒,從箱子翻出了陪我兩年多的臺燈,插上電,按開按鈕,整個房間竟有種浪漫的氣息。啊哈,這挺好的,浪的我都不想換大燈泡了。不過這樣浪了兩天后,自己還是站著凳子徒手擰了一個燈泡。

就這樣萬事順遂的過了兩三天,卻從自己每日醒來的時間統計中發現一個規律:我每天五點半就醒了。這讓我又陷入了苦惱,為什么會醒的這么早呢。終于有一天,我一睜開眼,看見西窗邊青天的日光透了進來,那原有的薄薄的一層窗簾怎么也無力擋著清晨漫射的陽光。睡眠可是我的頭等大事呀,這可怎么辦呢?啊,好在我的積蓄比較多,我從箱底翻出了之前用在床圍的帷幕,只剩下頂層一片了。沒關系,至少可以遮住二分之一,于是登上凳子,腳踩著暖氣片,仰著頭把帷幕栓上了窗簾的桿子上。OK,至少睡眠得以保障了。

工作的安排表排了一天又一天,連五一也過去了,嗯,目前看來我的生活還在正軌。也許是放松了警惕,五月上旬的一個周末晚上,臨近十點鐘的時候,洗完了澡,自自然然的拿起吹風機吹頭發。“啪”突然四下里全黑了。我內心一陣苦笑:不是吧,和在學校一樣嗎,限制吹風機功率?

不過現實是我們的電費用完了,它就這樣毫無預兆,毫無先驗信息地把電斷了。我可能內心有一萬只草泥馬奔過。于是,散著濕漉漉的頭發,拿著手機在樓外吹著風,尋著4G的信號從某寶里給電卡充費,再到將近11點時,維修工人跟我說:這里電表下發信息走的是移動的網,移動說是4G的網,可是沒有下發成功。我全程面帶微笑,表示聽不懂。


十八般武藝,其實上述種種都不算什么。真正稱得上武藝考驗的是如何喂飽自己。

“我知道要先放油,可是為什么還是糊了。”

“你要把油抹勻呀,這樣受熱才均勻。”

“抹完了,我還是翻不過來雞蛋!”

“從雞蛋邊緣慢慢翻,唉,唉,火開小點。”

可能自從四月底辦完寬帶,把我從信息邊緣狀態中解救出來后,網絡起到最大的作用就是我爸爸可以遠程視頻指導我如何做一份煎蛋吧。

而即便到今天早上,我做的煎蛋還是糊的。



寫著寫著,真的傷感起來。二十多年自以為順順當當的生活,到頭來細想想都是在爸爸媽媽呵護下才可以擁有的。直面現實時,我就是一個精致的廢物。

僅以此文獻給媽媽,給媽媽母親節最好的禮物:是生活告訴了我你把我養大是如何的不易。

媽媽,爸爸,謝謝你們。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組@2017
法兰西风情试玩 通比牛牛是什么意思 宝来娱乐哪里下载 免费金币二八杠游戏下载 8个稳赚的女性创业 pk10免费计划软件哪个好 时时彩投资方案 必富备用网址 66钱庄 大蠃家足球即时比分 现在开什么实体店赚钱 北京pk10历史走势图 计划软件免费版 红马计划手机软件下载 天九牌一对至尊图片 推店彩票app 新疆时时彩